k彩娱乐平台 >> 正文

《红楼梦》里贾史王薛四大家族有多富有?曹雪

时间:2019-02-28 来源:3d字迷太湖_k彩娱乐平台

 

我们都知道,红楼梦写了贾史王薛四大家族的兴衰,贾雨村乱判葫芦案一回,门子曾如此介绍四大家族“这四家皆连络有亲,一损皆损,一荣皆荣,扶持遮饰,俱有照应的。”

红楼梦开篇就写败落,所以一直有人想知道,这四大家族昔日到底有多富有呢?其实曹雪芹在第四回,通过四句话,或者说是四个非常形象的比方,就已经交代清楚了。

贾不假,白玉为堂金作马。【宁国、荣国二公之后,共二十房分,除宁、荣亲派八房在都外,现原籍住者十二房。】

阿房宫,三百里,住不下金陵一个史。【保龄侯尚书令史公之后,房分共十八。都中现住者十房,原籍现居八房。】

东海缺少白玉床,龙王来请金陵王。【都太尉统制县伯王公之后,共十二房。都中二房,馀皆在籍。】

丰年好大雪,珍珠如土金如铁。【紫薇舍人薛公之后,现领内府帑银行商,共八房分。】

通过贾雨村断案,门子献计这个情节,曹雪芹非常巧妙地把四大家族昔日的豪奢富贵,和互为犄角的联姻关系做了清楚的交代。

四句话每句后面的注,有不少版本都当成脂批,其实并不是,因为原文已明确提到“其口碑排写得明白,下面所注的皆是自始祖官爵并房次。”由此可知,每句话后面的备注,并非脂砚斋批语,而是“护官符”上本来就有的。

这四句话,写出了四大家族最初的豪奢和富贵,单从排位和房次来看,贾府二十房,史家十八房,王家十二房,薛家八房,显然四大家族是以贾家为首的。

从爵位上来看,古代的爵位大致分为六个等级,从高到低依次为王、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,从四大家族各自始祖的爵位来看,也是贾家最尊,贾府是公爵,昔日“四王八公”中占了两席,史家是侯爵,王家是伯爵,最次的是薛家,只有一个紫薇舍人的职位。

先看贾府,在古代,金玉都是名贵之物,以“白玉”作堂,以“黄金”作马,比喻有钱人家的富贵豪奢,薛宝钗的柳絮词里也有“白玉堂前春解舞”之句。

李商隐《菊花》里有:愿泛金鹦鹉,升君白玉堂。卢照邻《长安古意》里有:昔时金阶白玉堂,即今惟见青松在。王维《济上四贤咏》里也有:宝剑千金装,登君白玉堂。

这些名人诗词里,皆是多以“金”“玉”来表现繁华富贵,曹雪芹以此喻贾府,可知贾府有多富贵。具体都表现在哪呢?我们从几个侧面就可以看出。一个是黛玉进贾府一回的所见所感,贾府的“这几个三等仆妇,吃穿用度,已是不凡了,何况今至其家。”

到了贾政王夫人正堂,有一段正堂摆设的描写,随后又看到一副对联“座上珠玑昭日月,堂前黼黻焕烟霞。”这段话写尽了贾府的豪奢。

还有后文贾府除夕祭宗祠一回,通过宝琴的眼睛,曹雪芹再次为我们展示了昔日宁荣二公在时,贾府的奢靡与富贵,各种牌匾多是御赐,可知贾府天下望族,赫赫扬扬百年,不是徒有虚名。

最直接表现贾府奢华的,则是元春省亲一回,其实此时的贾府已经在走下坡路了,而贾府依然为元春省亲,耗尽了人力无力和财力,大兴土木,建造了天上人间诸景备的大观园。可以想象,若贾府没有走下坡路,会是怎样一番景象。

另,从秦可卿葬礼、乌进孝交租、贾母清虚观打醮等情节,一样看得出贾府这座国公府的余威犹在,贾雨村对其金陵老宅也曾评说“街东是宁国府,街西是荣国府,二宅相连,竟将大半条街占了。”

败落中的贾府,尚且如此豪华气派,那宁荣二公在时的贾府,正如日中天,其奢华富贵可想而知了。

我们再看史家,阿房宫我们都知道,被誉为“天下第一宫”,也是秦始皇的“四大工程”之一,《三辅黄图》记载:“阿房宫亦曰阿城,秦惠文王造未就,始皇广其宫,规恢三百余里,阁道通骊山八十余里。”

方圆三百里的阿房宫,都盛不下金陵史家的财富,可见史家有多富足,简直富可敌国了。史家的豪奢,我们通过贾母的追忆也能一窥一二。

原文中,贾母对于戏曲、美食、品茶等艺术的超高品味,都反映出其在娘家时,所受到的良好教养。她也曾跟众人提过自己的娘家,“我先小时,家里也有这么一个亭子,叫做什么‘枕霞阁’。我那时也只象他们这么大年纪,同姊妹们天天顽去。”

荣国府元宵夜宴,贾母又一次指着湘云,对众人说:“我象他这么大的时节,他爷爷有一班小戏,偏有一个弹琴的凑了来,即如《西厢记》的《听琴》,《玉簪记》的《琴挑》,《续琵琶》的《胡笳十八拍》,竟成了真的了,比这个更如何?”

曹雪芹蜻蜓点水似的,两次提到昔日史家的景况,家里有亭台楼阁,有自己的戏班,且湘云的爷爷,很显然是个懂得生活情趣有生活品位的人,这样的家世背景和个人修养,自然也不是平常人家会有的。

且古时男女结婚讲究门当户对,贾母能够从侯府嫁入国公府,也足见史家地位之高,财富之巨。

再看王家,这里用了东海龙王的典故,传说四海龙王都非常富有,且以珠宝居多,尤其以东海龙王为最,他也是四海龙王之首。东海龙王都来向王家借白玉床,可知其豪奢了。

曹公在这里再次用到了“白玉”两字,且是以其为材质打造的床,古人有一块玉已非常难得,王家的财富多的竟可以打造白玉床,果然是贫穷限制了我们的想象力。

王家的豪奢,通过王熙凤的几次描述可知,王熙凤曾对贾琏夸口说:“你们看着你家什么石崇邓通。把我王家的地缝子扫一扫,就够你们过一辈子呢。”这话自然是王熙凤炫耀母家财富的话,如果放在过去的王家,倒也不虚。

贾元春才选凤藻宫一回,王熙凤也曾说过自家接驾的往事:“我们王府也预备过一次。那时候我爷爷单管各国进贡朝贺的事,凡有的外国人来,都是我们家养活。粤、闽、滇、浙所有的洋船货物都是我们家的。”

这样的富贵豪奢,不仅不是一般人家能想像的,即便是王公贵族,也不是人人都这样的体面和机会。贾琏乳母赵嬷嬷曾如此评价江南甄家的四次接驾:“别讲银子成了土泥,凭是世上所有的,没有不是堆山塞海的。”

而曹公也正是用“土泥”来形容的薛家的财富,珍珠和金银财宝多的都已经成了泥土,成了处处可见的铁物。

薛家居于四大家族之末,因为在古代,重农轻商,“士农工商”四个阶层,商居于末位,这个不是根据财富来排位的,而是根据当时的社会地位。

所谓“富贵”,商人多是富而不贵,即有钱但社会地位不高,而像读书走科举之路出来的人家,哪怕再穷,社会地位都是很高的,属于贵而不富。而像贾府这样,不仅有祖荫袭爵,也有科举出身的进士,且是贵妃娘家,自然是又富又贵。

薛家虽然社会地位比不上其余三大家族,但其财富的积累却丝毫不逊于三大家族,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。这一点从原文也处处可见。

湘云没有钱做东请众人,是宝钗从中资助,做成了螃蟹宴,黛玉没了燕窝,是她深夜派人送去燕窝。邢岫烟为钱当衣,却把衣服当到了薛家。王熙凤要用人参,整个贾府找不到,又是宝钗拿了上好的来。薛蟠纵使豪奴打死了冯渊,认为随便花几个钱,就没有不了的,且“使钱如土”……

这些情节都可看得出,薛家的财大气粗,自古云“有钱能使鬼推磨”,薛家虽然社会地位比三大家族低,但因为薛家有的是钱,舍得花钱,且是皇商身份,所以照样可以娶到王家的小姐薛姨妈,而薛宝琴也一样能够嫁给梅翰林之子。

别的不说,就说薛宝钗发病时吃的冷香丸,若不是家中有钱,可以批量配药,甚至雇天下人配药,保证供应,也许宝钗早就难以维持了。甚至薛家所用所吃之物,都是最好的,因为他们是“内府帑银行商”,有钱有体面。

所以,当贾雨村从门子口中,知道了这样财大气,富甲一方,一荣俱荣互相扶持照应的四大家族背景后,想必也只能倒吸一口凉气,亏得没有惩治薛蟠,不然自己的仕途又会再次玩完,最终也只能胡乱判了此案。

曹雪芹用四句话,写出了四大家族昔日的豪奢,他们个个都富可敌国,金银堆成山,正所谓“金满箱,银满箱”“当年笏满床”不仅是富贵家族,且是诗书门第,为官人家,他们更是内部联姻,互相关联,而其中的贾府,又与其他四王六公组成了“四王八公”的联盟,这样强硬的关系,想必除了皇帝,没人能真正动得了。

作者:夕四少,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。

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:www2500szcom(微信号)

相关新闻

新闻排行